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 天天新闻网首页 游戏游戏新闻

用外挂代练可能要坐牢?南京外挂代练案将宣判

http://www.daydaynews.org   2010-11-30 11:19:23  天天新闻网    

  2006年,一对痴迷收集游戏的夫妻,买了80多台电脑,雇了12名员工,构成"代练公司",并利用游戏外挂软件有偿帮玩家"代练"。短短一年多时候就获利近200万元。由于用户少量流掉,2007年底,游戏运营商"昌大收集"向南京市警方报警,"代练公司"的老板佳耦也因此就逮。

  由于此案属于新类型案件,经过多次审理仍未宣判,也未撤案。在此期间,女被告人陈珠生下了孩子。2010年11月27日,江宁区法院将被告人董杰收押。但是,判决没有当场宣布。陈珠在网上公布了一份申诉书,称“外部消息说判决书曾经写好了,是实刑”,她以另一起制作外挂被判缓刑3年的案例为依据,以为“做外挂的只判缓刑,用外挂的却要判实刑”太不公平。

  以下为申诉书详细内容:

  一、我叫陈珠,连云港人,今年38岁。

  2000年,我与丈夫董杰离开南京开店。我们都不是坏人,历来没有做过好事,记得当时碰到一个尿毒症患者,没钱治疗都快往世了,虽然我们当时还挤在出租屋里节衣缩食,但是出于怜悯,毫不犹豫地捐了1万块给他。为了这件事,江苏有线电视台《财富无情》栏目还把我请到电视上做高朋。

  我一直以为好人会有好报,但是那边想到,厥后自己竟会被押上法庭受审。

  二、丈夫帮人代练,我成为共犯

  事变的起因是,我老公发现,帮人代练收集游戏能赢利。于是在2006年下半年,就做起了昌大公司的《热血传奇》游戏的代练业务。

  开始的一段时候(2007年3月曩昔)都没什么客户,根基上是自己在玩。在那之后,汇款才多了起来。

  厥后,检察院的《告状书》是如许写的:

  "2006年以来,被告人董杰、陈珠在玩收集游戏过程中了解到利用不法外挂法式可以代游戏玩家代练升级并可从中图利。遂采办了数十台电脑,请求了QQ号、银行账号、客服德律风和电信宽带,向别人采办外挂经营代练升级。

  2006年9月至2007年春节,被告人董杰、陈珠雇仆人员在其居住的南京市江宁区xx街道xx栋x号,经过过程使用向别人购得的名为"小金鱼"的外挂帮助热血传奇玩家升级并图利。2007年3月,被告人董杰、陈珠又经过过程互联网向别人购得名为"冰点传奇"的外挂法式,以"土人部落"任务室的名义,雇佣员工在上海昌大收集发展无限公司经营的"热血传奇"游戏中以80元/周,300元/月的价钱帮助玩家使用"冰点管家"外挂代练升级,自2007年3月至 2007年12月7日,接管来自全国各地游戏玩家汇进的资金1989308.6元。

  因董杰、陈珠所使用的"冰点传奇"外挂法式绕过了正常的游戏客服端与效劳器之间的通讯协议,使昌大公司计算机体系中的客户认证功用丧掉,历来干扰了热血传奇游戏的正常运转。同时,又因破坏了收集游戏划定规矩的均衡和公平,激发了众多游戏玩家的不满和赞扬。严重影响了昌大公司的生产经营次序。"

  2007年2月7日我怀孕了。到了3月份,出现了流产先兆,在家里保胎。当时,我的确知道老公在做外挂代练,但是并没有介进。就算我想介进,一个妊妇又能做什么呢?我不克不及进货,不克不及销售,不克不及收钱,乃至连经营场合都不往。但是就算如许,厥后我也和老公一起成为了被告。检察官说,依据我和老公干系的紧密性,可以认定我是共犯。

  三、昌大公司带人来我家搜寻

  2007年12月8日,就是案发的日子。

  当天,恰是我剖腹产后躺在床上坐月子的第38天,昌大公司的人带着警察冲到我家。领头的人非常凶,自称是北京公安部的,对着我推推搡搡,厥后才知道他底子不是警察,而是昌大公司的人。昌大的人把我家的现金全翻出来,连宝宝满月收的红包也不破例,叫网监处的公安全充公走。然后,还说我躲了移动硬盘,要求网监处的人对我搜身,乃珍宝宝的棉被和尿布都打开检查,睡觉的床垫也抬上往翻个底朝天,结果什么都没找到才作罢。

  老公当天就被带走,关进了把守所,连春节也是在里面过得。我则是深受打击,精力焦虑没法睡觉。一个人带着孩子,成天恍惚,被朋友带到南京脑科病院,大夫诊断是产后忧郁症建议住院,孩子也赐顾光顾不好,经常抱病,日子过得非常艰难。

  四、审理一年也无法给我们定罪

  南京市公安局逮捕我老公的来由是,从事游戏代练、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体系"。但是,这个罪名争议太大,公安局和检察院构造了多次专家论证,一直没有结论。2008年3月7日,在羁押三个月后,老公被放了回来,取保候审。

  2008年5月,这个案子从公安局移交到检察院,之后由于证据缺乏,三次被检察院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直到2008年11月,才由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但是改为以"不法经营罪"告状。

  2008年12月和2009年1月,江宁区人平易近法院两次开庭。 我和老公在庭上不怎样会说话,很主动,很多题目解释不出,只能回答"是"或许"不是"。

  两次庭审结束之后,一直没有宣判。那段日子过得很苦,我们一直糊口在惶恐之中。2008年12月8日,恰好是案子整整满一年,看到消息里说《武汉首发游戏代练公司业务执照》,我们很高兴,那就说明游戏代练这个行业曾经被承认,说明游戏代练不大概长短法经营了,再说国度又没有明文划定说使用外挂是犯罪。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

  五、说我们赚了200万,这完全掉实

  到了2009年2月,有一天回家,就发现环境很不对,家门口站了一些围不雅的人,看我们回来在一旁指辅导点。本来,在我们不知情的环境下,检察院把我们的事变吐露给了各大媒体,《江苏法制报》、《南京日报》、《扬子晚报》、《南京晨报》等多家报纸将此作为消息热门大肆报道。

  邻居偷偷问,报纸的事变是不是真的。我们一下子觉得天都灰了,这个事变竟然上报纸了?老公急忙找了很多报纸回来看,上面竟然写的是真实姓名,有的还包孕详细的家庭住址。当时我就哭了,打德律风给检察官诘责他,为什么法院还没有判,你们就把事变登在报纸上,还用真实姓名,小偷另有隐私权吧,你们怎样能如许做?他说很抱歉,这是检察院宣传部分发表的,自己也不知道,还说他也很生气,觉得报道里的内容不实......然后,我赶到检察院,但是他们不见我,老是说不在。究竟我们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好事,要对我们斩草除根?有必要吗,故意把我们写的那么坏,而且要把我们的真实姓名都写到报纸上往??孩子还那么小,觉得很对不起他,在这个小区里,以后都不克不及抬头过日子,谁都知道我们的事变,把我们当做是犯罪分子,而且报纸上写的金额那么大,连小偷也会特别存眷我们。

  这些文章完全掉实。《告状书》里写的是银行收到汇款198万多,但是文章里倒是我们赚了200万,好像发了大财。底子不是如此,那个198万是检察院核算出来的汇款总数,并不都是利润,里面包孕我们100多万买外挂的钱、90多台电脑的置办费用、电费、人工、网费等等,真正剩下的钱不到十万块,曾经被他们全部充公走了。我们的外挂代练,并不是那么暴利的。代练1个号300块,玩家买1个外挂200块,我们还要帮冲30个元宝。3月份做的,到12月份,只要9个月时候,还没把投进的成本全收回来,怎样大概那么快赚到很多钱呢?到了他们消息里,就酿成了我们赚到了200万。那段日子,我怀孕生孩子,老公又赐顾光顾我,再加上忙代练的事变,也没有人做账,他们核出全部银行汇款是198万多,就把这全部当成外挂代练的支出。但是,里面另有很多是点卡代充值的钱,买来的外挂另有很多还没充上,我老公自己都算不出究竟有多少是用外挂赚的,有多少是手工代练赚的,有多少是点卡充值的。银行收到汇款198万多元,报道的时候就成了我们赚了200万。

  本来就有产后忧郁症的我,深受安慰,那天哭了一夜,破晓5点的时候恍惚的爬起来,觉得很尽看,找到了裁纸刀一下一下的割在手腕上,也许真是心灵感应,宝宝突然醒了高声哭闹,老公看见我满手的血,差点疯了,至今我手腕上另有伤痕。那段时候,我们深居简出,经常有陌生人来家门口不雅看、拍门,另有的说是记者,躲在家里,任何人拍门都不敢开,几乎是流着泪过日子。最后,我带着宝宝往妹妹家住了。那段时候,很恨检察院,最想的就是到检察院往跳楼,我不恨他们告状我们,我恨他们为什么如许看待我们家庭,连一点机遇都不留给我们,另有我们的宝宝,叫他以后在这个社会上怎样抬头做人。老公每天连觉都不敢睡,守着我,怕失事,差点和我一样撑不下往了。

  我知道我们不是毫无不对,但是错不至往世吧?我们曾经给尿毒症患者捐款一万元的事变,检察院也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在报纸上说说呢?

  六、如果代练合法,用外挂代练为什么不法?

  2009年3月,我们又看到消息说《游戏成职业 "网游代练"公司获业务执照》,而且就在我们江苏省,无锡的代练公司获得业务执照了。

  我们不明白了,如果游戏代练是合法职业,那么为什么使用"外挂"就成了不法的呢?法律里没有明文划定啊。

  我老公自己也爱打昌大公司的《热血传奇》,那个游戏里几乎人人都用外挂。你没法不用,否则就是在里面烧钱。刚开始的时候,他帮游戏里的朋友代练技能,也不用要外挂,卡个硬币在键盘上就行了。游戏里的朋友帮他充张点卡,就算感谢他了。厥后,他帮忙代练的人多了,才开始收钱。代练利润实在很小的,只收取一些劳务费。

  对于昌大公司的控告,我感应很好笑。很多代练的号为了追求升级的速率,都必要买昌大的双倍卷,如许代练1天可以获得2天的履历,由于买的都是昌大的道具卷,以是得益的还是昌大公司,不知道昌大为什么说形成他们的经济丧掉了?

  昌大还说什么我们增加了游戏效劳器的负载,形成游戏拥塞,效劳器瘫痪。但是,我们同期间练的号不超过1000个,散布在昌大几百个效劳器,每个效劳器也就几个号,就能把效劳器搞瘫痪吗?

  我们最不克不及接管的是说代练破坏了收集游戏的公平原则,收缩了《传奇》游戏的运营周期。这个游戏里的公平原则究竟是被谁破坏的?当一个假造的游戏,能让人一天花费几千元,采办假造的数据和道具时候,尽对不是个很正常的经营,国度为什么没有相干的轨制往管理?只是运营一款游戏,就能赚得多少亿,是多么不可思议?网上有个帖子:《天堂向左,昌大向右》,往看看就知道是谁破坏了游戏的均衡。全部玩过这个游戏的玩家都应该知道,传奇里有不计其数个代练!为什么有这么多代练,昌大为什么不找找自己的缘故起因?

  七、据说我们要被判实刑

  第二次庭审结束以后,就没了消息。取保候审早曾经过期,但是法院既没有撤案也没有宣判。

  2009年10月,我们在收集上看见江宁区法院的陈小芳,针对我们的案件发表了一篇文章,还获得《我看法治南京、法治江苏这五年》征文活动二等奖。从这篇文章来看,她也以为使用网游外挂图利的举动在我国目前的刑法框架上面不克不及构成犯罪。这篇文章我们看了十遍、百遍、千遍,非常感动,心想江宁法院总算能够公道地看待我们了。

  由于一直处在取保候审的状态,我们没法出往做事,只能带个孩子很艰难地糊口,实际上早已倾家荡产。到了2010年下半年,法院一直也没有再找我们,我们以为事变曾经过往。任何一个案子都应该有期限吧,不大概没完没了地折腾吧,我们开始任务了,想好好地糊口下往。

  但是就在这个月,我们突然得知,江宁区法院由于这个案件非常有争议,同时也由于昌大公司一直以来的压力,就把案件上报到了中院,中院经过多次讨论和研讨,一直还是很有争议,又上报到省高院,在省高院还是一样没有结论,最后把案子报到最高院,结果最高院以为这属于不法经营罪。而且,外部的消息说判决书曾经写好了,是实刑。本周六(2010年11月27日),江宁区法院会开审委会,估计下周会宣判。据说,我和老公都是有期徒刑。现在只能看审委会的环境了,据说出现起色的希看很小。我们一下子就乱了,很尽看,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我们真的不是坏人,历来没有做过好事,也真的不知道做游戏代练是犯罪。我们还据说,由于最高院的介进,就等于也剥夺了我们的上诉权,就是上诉也没有用了,我们的案子三年了,法院在时候上也早就违规了,案子到最后走的曾经长短正常法式了。

  由于我们目前的律师是当地律师,大概不便过于和法院针锋尽对。以是,我们又接洽了上海的庄毅雄律师,庄律师彻夜准备了资料,专程赶到南京江宁法院,要求作为代理律师和法官举行案件上的相同,但是主审法官回尽见面,庄律师只好回上海以后,将辩护词快递到江宁法院,但是法院将辩护词又原封不动快递退回。庄律师也称资料被退回很怪,一般环境至多会看一下资料。厥后接洽法院,说董杰只能请2个律师,原律师为了拿资料方便,曾经把他和助手都写上往了,我们要求改掉1个律师,法院分比方意,由于我的名下只要1个律师,以是我们又想到由我来委托庄律师,但是还是不可,法院那边回尽再增加律师。

  庄毅雄律师以为,我们如许的案子应该不大概报到最高院。他说最高院曾经不对个案做出批示。如果最高院真做出批示,就等于曾经剥夺了我们的上述权。如果是最高院给定的罪,二审法院(也就是中院)没有颠覆的大概。

  八、做外挂被判缓刑,用外挂的难道罪更大吗?

  如果是缓刑,我们也接管了,毕竟也不是毫无不对。但是,现在据说是判实刑,我很尽看,抱着想往世的心,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很难过,要和我的孩子分开,比往世还难过!

  想把这三年的环境写出来,但是坐到电脑前,又不知道能说什么。本来表达才能就不可,再加上头脑里很乱。估计曾经写出来的这些话也是很混乱。这些都是真实的环境,但是不敢在网上说,怕得犯人,我们才刚有孩子,现在的环境曾经很对不起他,也怕他以后被别人比方视。

  别的,今天在网上搜到:江西人王健利用电脑常识,自编两款火爆收集游戏的外挂软件,在网上销售,获得不法经营款达百万元之多,克日被南昌市东湖区法院一审以不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惩罚金170万元。他制作外挂也只是缓刑,我们使用外挂的竟然要判实刑,真的很没天理!

  《夫妻开店搞"网游代练" 一年获利200万被告状》

  来源:《南京日报》,2009年2月19日

  一对佳耦买来80多台电脑,雇用12名员工一年多"发明"近200万利润——

  全省首例"网游代练案"提起公诉

  一对痴迷收集游戏的夫妻,买了80多台电脑,雇了12名员工,构成"代练公司",并利用游戏外挂软件有偿帮玩家"代练"。短短一年多时候就获利近200万元。

  由于用户少量流掉,游戏的运营商"昌大收集"向我市警方报警,"代练公司"的老板佳耦也因此就逮。由于此案属于新类型案件,又是全省首例,江宁区检察院经过5次讨论和论证后,于克日以这对佳耦涉嫌不法经营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网游痴迷者开了家"代练公司"

  今年35岁的余杰和妻子张敏(均为假名)都是收集游戏的痴迷者。2004年,两人投资买卖掉败后就一直闲在家里,每天上彀玩游戏过活。就在这段时候,余杰发现常有人在游戏网站上发告白,有偿帮玩家打游戏、"练功力"。很有买卖头脑的余杰立马感受到帮人代练能赢利。

  2006年底,余杰买了4台电脑,并在"淘宝网"上花200块钱买了收集游戏"热血传奇"的外挂软件,构成了"代练公司"。据余杰厥后交代,他的"公司"一开张买卖就很好,每个月都能有2000多块钱的净利润。

  开张一年多,获利近200万元

  2007年3月,为扩大范围,余杰一下买了80台电脑,请求了QQ号、银行账号、客服德律风和40条电信宽带,并成立了"土人部落"任务室。妻子张敏担任人力资本任务,她雇了12名员工,分红客服组和技术组。客服组专门担任接听玩家打来的德律风,在QQ上接"买卖",处理赞扬;技术组则担任详细的"代练"操作。

  20岁的李小乐(假名)是"土人部落"任务室客服组的一名员工。她通知记者,自己每天的任务有两项,一是在游戏"热血传奇"中"刷屏",通知玩家们"土人部落"任务室提供"代练"业务。二就是担任在QQ上接洽玩家,介绍详细价钱。李小乐说,老板的"买卖"非常好,像她如许的员工月薪是2200元,效益好的时候还另发奖金。

  据查,余杰夫妻俩帮人代练游戏的收费是包月300块钱,包周80块钱。从2006年到案发,他们先后替1万多个"热血传奇"游戏玩家代练升级,接管来自全国各地游戏玩家汇进的资金500多万元,获利近200万元。

  用户流掉,游戏运营商报警

  2007年11月,就在余杰佳耦的"买卖"越做越火时,"热血传奇"的运营商、上海昌大收集发展公司向我市警方报案。不久,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在江宁麒麟将余杰佳耦抓获回案,并以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体系备案。

  市公安局网监支队查询拜访发现,余杰佳耦所使用的外挂软件是针对"热血传奇"计划的恶性脱机外挂,也就是俗称的"作弊器"。使用这个外挂软件不用要登录用户名进进游戏的画面举行操作,能自动在昌大公司的游戏效劳器上获得履历值。而且,这个外挂软件占体系资本很少,能够在统一台电脑上同时运转至多40个账号。

  昌大公司一位担任人也表示,外挂法式使用后少量增加了游戏效劳器的负载,形成游戏拥塞,效劳器瘫痪,玩家不克不及正常登录,为此公司不得不加大效劳器的投进,支出技术人员的加班费用。而且,外挂法式使得收集游戏的公平原则被破坏,使用外挂的玩家可以在不用要付出多少人力物力的环境下,就可获得与正常玩家异样的游戏结果,使众多玩家在落空公平的环境中落空信心,用户少量流掉。

  "代练"第一案,罪还长短罪

  "收集游戏外挂,每每被用作收集作弊对象。在停止使用'游戏外挂'这一侵权举动过程中,对于使用'外挂'究竟是平易近事侵权还是犯罪举动,如果构成犯罪,又冒犯了何种罪名,目前仍有争论。"江宁区检察院检察官赵讯通知记者,台湾地域、韩国以及泰西很多国度把制作和使用"游戏外挂"定性为收集犯罪,但是我国的刑事法律对这方面的犯罪,划定得还不是很完善。

  今年5月,此案被移送到江宁区检察院检察告状后,检察院也就此向上级检察机关叨教,并多次构造法学、计算机、收集专家研讨。终极,专家们对此案的打点存在两种定见。

  正方:构成不法经营罪

  余杰佳耦所使用的外挂法式,干扰了效劳器的正常运转,破坏了收集游戏划定规矩的均衡与公平,严重影响了昌大收集公司的生产经营次序,必需经过过程刑法手腕予以惩办。

  虽然《刑法》并没有对不法经营的方式作出详细划定,相干法律解释也未明白"外挂"属于不法经营的形式之一,但这一新的犯罪形式是信息化、收集化期间特有的经营方式所带来的,是一种变相的不法经营举动。而且,2006年国务院《信息收集传播权保护条例》划定,为保护信息收集传播权,权利人可以采纳技术措施,任何构造或许个人不得故意避开或许破坏技术措施,构成犯罪的,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余杰佳耦利用"外挂"的举动是典型的避开技术措施,应遭到刑法制裁。

  反方:属于平易近事侵权

  依据罪刑法定原则,法无明文划定不为罪。现行刑法对于"代练"举动没有明文划定,因此就不宜定罪,余杰佳耦的举动只能算是平易近事侵权。

  别的,依据《刑法》划定,不法经营罪是指未经允许经营专营、专卖物品或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买卖进出口允许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计划定的经营允许证或许批准文件,以及从事其他不法经营活动,扰乱市场次序,情节严重的举动。也就是说,不法经营罪的构成要件是"国度限制买卖物品和经营允许证的市场管理轨制","代练"举动显然不是该罪名构成的要件。因此,在目前没有相干的法律划定经过过程"外挂""代练"是守法的环境下,不宜认定余杰佳耦的举动构成不法经营罪。

  海内首例利用"外挂"图利案

  2007年8月,海内首例利用收集游戏外挂举行图利犯罪案,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平易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瑞星公司原副总裁谈文明,因犯不法经营罪终审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惩罚金50万元。其妻子刘红利和同学沈文忠,因统一罪名被判缓刑。

  2004年6月,谈文明研发了网游"恶魔的幻影"外挂法式软件。后谈文明等人在自己的网站上,少量向玩家出售。至2005年9月,谈文明等不法图利达280余万元。后经游戏商报案,谈文明及其妻刘红利、同学沈文忠先后被抓获。 (编纂/张澄)

来源: 多玩

Copyright © 1996-2010 www.daydaynews.org 天天新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