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天天要闻网首页>热门点评>她们受父辈嘱托 寻找烈士的后代>正文

她们受父辈嘱托 寻找烈士的后代

发布时间   2019-07-11  天天要闻网    

  寻亲团和烈士的后人缅怀先烈。

  不久前,本报《三位京籍英烈的亲人在哪里》,以及《烈士刘德仲的亲人找到了!》的报道,让那段尘封的历史再次走进了公众视野。

  在广袤的中华大地上,寻人,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67年前,很多牺牲在广西剿匪战役中的英烈已被就地安葬,至今仍身葬异乡,有些长年无家人祭扫。由当年第四野战军39军152师将士的后代,以及众多爱心人士组成的“寻找烈士亲人团”,19年来,她们的脚步从未间断。

  帮烈士找到亲人

  现居上海的黑龙江籍作家白玉芳,是152师将士后代,也是“寻亲团”的主要创建人和组织者。今年建军节,寻亲团陪同黑龙江宾县烈士亲人去广西武鸣祭奠烈士,亲人们跪在烈士墓前的呼唤和哭泣,给了她深深的震撼。在武鸣,一块烈士纪念碑上记录了73名烈士的名字,但是,其中有40多名没有籍贯。

  没有籍贯,也就意味着40多名烈士将永远无法与亲人团聚,也无法得到亲人们的祭奠。“也许,他们永远也找不到家乡的亲人了。那天,我们跪在烈士纪念碑前,向他们行了儿女叩拜大礼。回到上海后,我一边主笔创作152师师史,一边继续寻找这些烈士的信息。”通过中华英烈网以及39军军史的记载和史料,寻亲团核准到了一些烈士的信息,其中,她们还发现了3位北京籍的烈士,也正是因此,才有了向北京晚报求助寻找亲人。其中一位烈士刘德仲的亲人很快就找到了。

  明年是152师组建70周年的日子,白玉芳说,当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全体指战员为广西的剿匪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在父亲从军的部队里,有来自东北、河北、北京、四川、山东、云南、安徽、湖南等各省市籍贯的战士。

  寻亲的执着和坚持

  寻人的过程的确非常艰难。最先找到的两位烈士张海亭和董文的过程就十分坎坷。

  两位烈士的墓,位于广西宾阳县中山公园的狮子岭上。张海亭是152师456团政治部主任,董文是456团2营4连指导员。他们牺牲在战争年代,随着岁月的流逝以及152师的撤编,他们与亲人断了联系,惟有老战友们常常来到这里祭奠烈士。

  在父辈们的记忆中,1951年初,部队进入大明山地区剿匪。张海亭的妻子从东北来到广西探亲,本来他可以到团部与爱人团聚,但是战事紧张,就耽搁了。在追歼残匪的战斗中,营长因病,张海亭自告奋勇带领一个加强连出击。爬高山,抄小路,在大雾弥漫、细雨纷飞的恶劣环境下,他带队连续追击10多个小时,终于追上了土匪。这是一股由国民党残兵及地主武装组成的顽匪。在战斗中,张海亭不幸被子弹射中颈部,英勇牺牲。

  “仅仅相差3个小时没有见到面,就成了永别。夫妇俩当时有一个年仅五六岁的孩子,后来,娘儿俩回到老家没了音讯。”白玉芳说,父亲和那些老战友们一边帮着祭奠,一边也想尽快能让这一家人团聚见面。但是,那个年代的通讯还不发达,找寻了多年也没有找到。但是,寻找烈士亲人的事并没有中断。从1998年开始,寻找烈士亲人的事,由152师后代接力传承。

  最初,大家都以为张海亭烈士是山东聊城人,于是,白玉芳和寻亲团投稿到聊城晚报、打电话给山东媒体请求帮助,不过,石沉大海。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事情有了转机,寻亲团得知张海亭烈士的家乡有可能在肥城。

1 2 共2页

上一篇: 太湖“开渔”迎丰收(图) 下一篇:300余斤男子昏倒 7名消防员
热点要闻
有种嗓子疼 能
嗓子疼很常见,但有种嗓子疼可以瞬间要命,这就是...[详细]
相关文章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